piece of rain

中二晚期+蛇精病,脑洞时有时无w
兴趣面广,博爱党啥安利都吃w

【mugen/主Blake|BlakeXBlut】Burn

是blake和blut拉郎向!虽然也喜欢和基友blau的官配,但我脑补了一下blakexblut,这俩相处好萌
_
因为好像原来没有官方人设,就鉴于blake和blut的人物特性私设的性格和能力(´∀`)
blake性格真的纯属私设啦,平时佛系,战时疯狗,noir人格黑化暴力狂。
blut逗比话痨,自来熟,出任务时人狠话不多,沉迷手游。
对了blake是欧皇,blut非酋。(看海王星杯赛,blut打概率脱离的夏姐一局被脱离了三次2333,blake只被脱离一次就把她一套带走了,另外blake打荒风好像被半血概率脱离次数也少)欧非立现x】
主Blake。

↓↓

Blake坐在训练室地板上,四周漆黑、空旷。这间不小的训练室是属于他自己的,因为他的火焰,和他的所作所为。
几天前,他被唤醒,发现自己掌握了一种灰色的火焰——博士迷恋不已、潜心研究的火焰。这种火蔓延极其迅速,可以轻易窜至2~3米
,温度极高,沾之即着,难以熄灭。
同时也极难控制,无数实验体在痛苦中被燃烧殆尽。
Blake木偶一般接过博士递过的控制火焰的手套,随激动不已的博士进入实验室。这地方并不陌生,似乎还能听到那时回荡耳边的痛苦呻吟和尖叫。Blake隐蔽地瞥了一眼监控。所有监控Blake都清楚,四个摄像头和两个针孔摄像头,Blake痛的不行时会盯着它们转移注意力,以保持清醒。
博士让Blake爆发火焰。灰色的火柱瞬间窜上天花板,来势汹汹,顿时覆盖了天花板四角,又向下蔓延,实验室沦为一片火海。博士仰天大笑,状若癫狂。
Blake面无表情,“博士,你很高兴吗?”“哈哈哈哈当然了!这是我的毕生心血!我终于成功了!我看以后那些老东西谁还敢瞧不起——”“那希望你在地狱里也一直开心。”
Blake一拳粉碎了他的脑袋。
火势不减,向着放实验品的房间燃烧,似是要吞没一切。Blake耐心十足地站在火焰中,估计监控都已经被烧毁,就走向实验品们。稍一犹豫,关闭了维生装置。实验品们无声挣扎后死去,结束了他们充满痛苦的短暂生命。
事件的后续调查十分潦草,简单询问后便迅速处理了现场,没太有人在乎“死里逃生”的Blake,把他分到了原属博士小组的训练室。

从此Blake没再接到上级指示,成了三不管人员。Blake也不去争取什么,每天训练,吃饭,去其他训练室观战,晚上躺在训练室地板上,枕着沙袋睡觉。
一天,Blake照常在其他人的训练室观战。看到紧张处,忍不住自己比划了两下姿势。对战二人打完后,其中一个红发的K系列改造人转向他,二话不说滑步冲刺,绕着他转,寻找破绽。Blake反应也快,以拳应拳,以腿还腿,打的有来有回。对面见场面僵持,立刻变招,Blake猝不及防,放出了灰焰。对面滑步躲避,被烧掉了衣角,迅速拉开距离。
红发的K笑起来,露出一口白牙:“还不赖嘛!怎么天天缩在墙角啊?还以为你没有火呢!对了,我叫Blut,你叫什么啊?”
Blake被这机关枪似的发问弄得一愣,勉强抓住了重点,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:“Blake。”
“哦哦,Blake啊,刚才打的时候为什么不用火啊?我看见你的火是灰色的唉,是不是那个‘鬼火’啊?”
鬼火?组织里是这么叫我的火焰的吗?也是,一沾上就阴魂不散,确实像鬼火。刚才Blut衣服上也碰到了火焰……
Blake严肃起来“Bult,能不能先把衣服脱下来,上面可能……”“哇,刚认识就让人家脱衣服,该不会是个变态吧?”Blut做夸张状。Blake涨红了脸,努力解释道:“呃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刚刚你的衣服沾上我的火焰了,不清理恐怕还会烧起来……”
Blut一惊,一摸衣角,果然还有隐隐热度,立马风风火火地一路滑步回到房间把衣服扔进了水里。Blake留在原地,不知所措,等了一会,还是回了训练室。
Blake没开灯,在黑暗中挥拳,回想今天的战斗。果然,一用火焰,就容易失去理性。只一瞬间,却好像身不由己,被暴虐的情绪控制。幸好只是一瞬间。
打累了,Blake靠着沙袋坐下,放松大脑,想一些无聊的事,比如对面训练室蓝头发的家伙是被改造成不用睡觉了吗?天天练到这么晚,或者那些K的墨镜到底有多少啊?丢了从来没见他们捡过。对了,不知道Blut怎么样了,明天再去看看……
在Blake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,一个声音响起:“咦?没开灯啊。他们不会说错了吧?还是我找错地方了?不可能!应该是回去睡觉了吧!算了,这么晚了还是明天再来吧。”
Blake出声:“Blut。”
Bult吓了一跳,窜出去三米远,再看时Blake已经开了灯,Blut进来先打量了一圈,然后说:“今天多亏你提醒我啦!那个果然是鬼火吧!诶对了你这是在训练吗?真勤奋啊!”“嗯,应该是吧。我刚才,在睡觉。”“哈?在这睡觉?睡哪儿啊,这里连个沙发都没有,难道睡地板啊?”“对啊。”“……”
Blut显然是想说什么又憋回去了,拧着眉毛纠结了半天,最后两手一摊,一屁股坐在地板上,拿出了手机。Blake也坐了下来,Blut把手机朝向他,点开一个画面,让他一笔画个图案,Blake不太明白,随手画了一笔,画面上出现了一个戴着面具身后有九条狐尾虚影的人。Blut喜出望外,夺过手机,一蹦三尺高,不顾此时夜深人静,大喊:“woc!大舅啊!我有ssr啦哈哈哈!Blake我爱你啊哈哈哈!”
Blake:!???

总之Blake和Blut成了朋友。
Blut时常找Blake来抽卡,也怂恿他一起玩游戏,但一段时间后看着Blake的两排金框框十分后悔。呜啊,万恶的欧洲人吃我一矛!
某一天。Blut要和Blake决斗。
Blake:“决斗?游戏里?”
Blut:“现实!”
Blake:“为什么?”
Blut:“你竟敢返魂我老婆:”
Blake:“……好吧,你想怎么打?”
“不许用当身!”“嗯。”
“不许开觉醒!”“嗯。”
“不许用火!”“……行吧。”就是想揍我一顿啊。
——
之后。Blake坐在病床前给Blut削苹果。
Blake平时虽然好说话,打起架来就什么都不顾了。幸好下手不重,Blut只受了轻伤,但右手骨折,玩手机不太方便。
Blut面无表情地一只手戳屏幕,Blake把削好的苹果放到他眼前。Blake手艺委实不怎么样,削的比留的多。Blut全方位地嘲讽了一番这个苹果,并表示吃苹果会影响他打游戏。
但在Blake把苹果切块用牙签喂给他时欣然接受了投喂。

—END—
ps:半夜打字可能有错别字什么的……还有,因为住校,没法及时回复留言,不好意思哈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

网络上看到牌哥的同人图,发现新同好,开心❤
上色dalao,服装666,就是这个嘴看着好别扭.……( *・ω・)✄╰ひ╯
然后我就控制不住我寄几,改了改。希望原作者原谅我啦♡侵删。

对了大佬们一定不要随便拿去用啊(つД`)杯赛立绘什么的,都不行啊!因为是改画,没有授权,随便用是会说我侵权的(;д;)😭😭😭

ps:我实在太喜欢红瞳了所以把瞳色改了(ㅅ´ 3`)
p1改图 p2原图
(啊晚上发的时候意识模糊打错字了)

【MUGEN/Rozwel&Joker】甘之如饴(上)

最近越看Joker越可爱,实力又不太强,所以就负责搞笑卖萌就好啦,战斗是牌哥的事,爱护牌弟人人有责,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~
私设Rozwel和Joker是亲兄弟,双胞胎。

——

虽然憎恨抛弃我们的父母,却要感激他们把你带到这世界上,Joker。

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对你好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训练很累,但为了你想要的蛋糕,再挥牌一万次也不算什么。
你不小心做了错事,代替你受罚也没有关系,因为我们是兄弟呀,没有人会发现的。
“外出实践”是杀手的必修课,虽然杀的是罪大恶极之人,但我还是害怕了好久。
“这种事情就让我来做吧。”所以Joker的“外出实践”大多也由我完成。
任务越来越多,暗杀的对象也越来越强,每次见到你都是一身狼狈。
看你一边骂我baka一边跑去拿药箱,给我上药,我觉得替你接多少个任务都值得。
我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。
我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你的眼神里有了对我的厌恶,厌恶我遮掩了你的光芒,不想再躲在我身后。
我知道你有野心,开始交很多朋友,在家族中培养自己的势力。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。
我知道你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,也有能力让家族变得更好。
但你不希望这个未来中,有我的身影。
处决家族“叛徒”的日子就要到了吧?也许就在今天。

但是,我可不会坐以待毙哦,Joker?

——

虽然标题有(上)这种东西但是下还不知道在哪儿呢……
我再继续努力努力(‵▽′)/

年终总结emmmm……
感觉今年也没干正经事儿呢。
p1猫咪hunterA_Pi
p2牌哥Rozwel
p3穿胖次的狐狸(私设一个红发蓝眼狐【我超爱这个配色啊啊啊啊啊
p4阴阳师里赤舌的拟人
p5龙族路鸣泽

我想起来了!我是一个画画的!明天开学了今天高产(゚(゚´Д`゚)゚。

【MUGEN/Rozwel&Joker】一个不美好的初遇

我为什么要写文,我分明是个画画的啊!
也许是冷圈的人就得什么都会吧。
ooc ooc ooc

-

虽是夜晚,赌场依旧灯火通明。
在赌场让人沉醉的金钱气味中还有一个清醒之人。
Rozwel。
他看似无聊地靠在栏杆上摇晃酒杯,心思却在他身后死角的一片阴影里。
情报说今晚会有一位不速之客光临赌场,已经小有名气的暗杀者Joker——他的克隆人。

挺有意思的,不是吗?
把酒杯交给侍者,Rozwel转身。

Rozwel看着对面和他过于相似的人。
相对颜色暗淡一些的金发,戴一副淡蓝色的眼镜,镜片下隐藏的蔚蓝眼眸,蓝紫色的西装。
除这些之以外,两人分毫不差。
刻意与自己划清界限吗?Rozwel嘴角挑起一个微妙的弧度,“呀咧呀咧,这么厌恶你的本体吗,Joker先生?”
“哼,是啊,我最讨厌你那副自大的嘴脸了!等我打到你跪在地上求饶看你还会不会这么狂妄!”Joker不知为何有些烦躁,对着Rozwel就无法冷静。
脾气比较暴躁呢,又一个不同点哦?Joker不知从何处摸出扑克牌,Rozwel还在出神。
并不想杀死他呢?要不让他当我的弟弟好了,就是傻了点儿。嗯,傻点儿更好使唤。就这么办!不过在此之前……弟弟闹小情绪,哥哥要教育教育他。

退步,格挡!旋转,切割!

Rozwel显现颓势,面对冲过来的Joker徒然以一张牌挡在面前。
好机会!同花顺!
?!
“你所想的希望是得不到的,再次被烤焦吧,甘美的绝望。”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光影交错,卡牌纷飞。
最后一张牌落下,Joker倒地。
Rozwel叹气。力量尚可,技巧不足。还有……脑子似乎不太好使……

Joker从沉睡中醒来。
Rozwel穿戴整齐地坐在床边,抽着烟看窗外。已是上午,灿烂却不强烈的阳光撒进来,照的他柔软的金发似乎燃烧起来。
“哦,醒了。”Rozwel回头,“感觉好些了吗,Joker先生?”

---
啊我其实是想把牌哥写受一点的啊(゚Д゚)/
可能是牌弟太不争气www(一个一气凹就我就进去了
唔,还想拉一个GMxRozwel的,暂时没灵感
悄悄问一句,有all牌哥的同好吗|  •ૅω•́)ᵎᵎᵎ
额,抓到一只虫。

第一次用水粉认真画画哈。
牌哥胜利姿势。

看了沧澜之峰的杯赛有感而画_(:3」∠❀)_
虽然并不觉得joker是那样的人
私设joker比rozwel高 嘿嘿

我明明在画画为什么还会觉得ooc /doge
我真希望他俩有一天这样一起爽朗地笑(*`▽´*)
偷偷打个惊悚ta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