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iece of rain

中二晚期+蛇精病,脑洞时有时无w
兴趣面广,博爱党啥安利都吃w

【mugen/主Blake|BlakeXBlut】Burn

是blake和blut拉郎向!虽然也喜欢和基友blau的官配,但我脑补了一下blakexblut,这俩相处好萌
_
因为好像原来没有官方人设,就鉴于blake和blut的人物特性私设的性格和能力(´∀`)
blake性格真的纯属私设啦,平时佛系,战时疯狗,noir人格黑化暴力狂。
blut逗比话痨,自来熟,出任务时人狠话不多,沉迷手游。
对了blake是欧皇,blut非酋。(看海王星杯赛,blut打概率脱离的夏姐一局被脱离了三次2333,blake只被脱离一次就把她一套带走了,另外blake打荒风好像被半血概率脱离次数也少)欧非立现x】
主Blake。

↓↓

Blake坐在训练室地板上,四周漆黑、空旷。这间不小的训练室是属于他自己的,因为他的火焰,和他的所作所为。
几天前,他被唤醒,发现自己掌握了一种灰色的火焰——博士迷恋不已、潜心研究的火焰。这种火蔓延极其迅速,可以轻易窜至2~3米
,温度极高,沾之即着,难以熄灭。
同时也极难控制,无数实验体在痛苦中被燃烧殆尽。
Blake木偶一般接过博士递过的控制火焰的手套,随激动不已的博士进入实验室。这地方并不陌生,似乎还能听到那时回荡耳边的痛苦呻吟和尖叫。Blake隐蔽地瞥了一眼监控。所有监控Blake都清楚,四个摄像头和两个针孔摄像头,Blake痛的不行时会盯着它们转移注意力,以保持清醒。
博士让Blake爆发火焰。灰色的火柱瞬间窜上天花板,来势汹汹,顿时覆盖了天花板四角,又向下蔓延,实验室沦为一片火海。博士仰天大笑,状若癫狂。
Blake面无表情,“博士,你很高兴吗?”“哈哈哈哈当然了!这是我的毕生心血!我终于成功了!我看以后那些老东西谁还敢瞧不起——”“那希望你在地狱里也一直开心。”
Blake一拳粉碎了他的脑袋。
火势不减,向着放实验品的房间燃烧,似是要吞没一切。Blake耐心十足地站在火焰中,估计监控都已经被烧毁,就走向实验品们。稍一犹豫,关闭了维生装置。实验品们无声挣扎后死去,结束了他们充满痛苦的短暂生命。
事件的后续调查十分潦草,简单询问后便迅速处理了现场,没太有人在乎“死里逃生”的Blake,把他分到了原属博士小组的训练室。

从此Blake没再接到上级指示,成了三不管人员。Blake也不去争取什么,每天训练,吃饭,去其他训练室观战,晚上躺在训练室地板上,枕着沙袋睡觉。
一天,Blake照常在其他人的训练室观战。看到紧张处,忍不住自己比划了两下姿势。对战二人打完后,其中一个红发的K系列改造人转向他,二话不说滑步冲刺,绕着他转,寻找破绽。Blake反应也快,以拳应拳,以腿还腿,打的有来有回。对面见场面僵持,立刻变招,Blake猝不及防,放出了灰焰。对面滑步躲避,被烧掉了衣角,迅速拉开距离。
红发的K笑起来,露出一口白牙:“还不赖嘛!怎么天天缩在墙角啊?还以为你没有火呢!对了,我叫Blut,你叫什么啊?”
Blake被这机关枪似的发问弄得一愣,勉强抓住了重点,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:“Blake。”
“哦哦,Blake啊,刚才打的时候为什么不用火啊?我看见你的火是灰色的唉,是不是那个‘鬼火’啊?”
鬼火?组织里是这么叫我的火焰的吗?也是,一沾上就阴魂不散,确实像鬼火。刚才Blut衣服上也碰到了火焰……
Blake严肃起来“Bult,能不能先把衣服脱下来,上面可能……”“哇,刚认识就让人家脱衣服,该不会是个变态吧?”Blut做夸张状。Blake涨红了脸,努力解释道:“呃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刚刚你的衣服沾上我的火焰了,不清理恐怕还会烧起来……”
Blut一惊,一摸衣角,果然还有隐隐热度,立马风风火火地一路滑步回到房间把衣服扔进了水里。Blake留在原地,不知所措,等了一会,还是回了训练室。
Blake没开灯,在黑暗中挥拳,回想今天的战斗。果然,一用火焰,就容易失去理性。只一瞬间,却好像身不由己,被暴虐的情绪控制。幸好只是一瞬间。
打累了,Blake靠着沙袋坐下,放松大脑,想一些无聊的事,比如对面训练室蓝头发的家伙是被改造成不用睡觉了吗?天天练到这么晚,或者那些K的墨镜到底有多少啊?丢了从来没见他们捡过。对了,不知道Blut怎么样了,明天再去看看……
在Blake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,一个声音响起:“咦?没开灯啊。他们不会说错了吧?还是我找错地方了?不可能!应该是回去睡觉了吧!算了,这么晚了还是明天再来吧。”
Blake出声:“Blut。”
Bult吓了一跳,窜出去三米远,再看时Blake已经开了灯,Blut进来先打量了一圈,然后说:“今天多亏你提醒我啦!那个果然是鬼火吧!诶对了你这是在训练吗?真勤奋啊!”“嗯,应该是吧。我刚才,在睡觉。”“哈?在这睡觉?睡哪儿啊,这里连个沙发都没有,难道睡地板啊?”“对啊。”“……”
Blut显然是想说什么又憋回去了,拧着眉毛纠结了半天,最后两手一摊,一屁股坐在地板上,拿出了手机。Blake也坐了下来,Blut把手机朝向他,点开一个画面,让他一笔画个图案,Blake不太明白,随手画了一笔,画面上出现了一个戴着面具身后有九条狐尾虚影的人。Blut喜出望外,夺过手机,一蹦三尺高,不顾此时夜深人静,大喊:“woc!大舅啊!我有ssr啦哈哈哈!Blake我爱你啊哈哈哈!”
Blake:!???

总之Blake和Blut成了朋友。
Blut时常找Blake来抽卡,也怂恿他一起玩游戏,但一段时间后看着Blake的两排金框框十分后悔。呜啊,万恶的欧洲人吃我一矛!
某一天。Blut要和Blake决斗。
Blake:“决斗?游戏里?”
Blut:“现实!”
Blake:“为什么?”
Blut:“你竟敢返魂我老婆:”
Blake:“……好吧,你想怎么打?”
“不许用当身!”“嗯。”
“不许开觉醒!”“嗯。”
“不许用火!”“……行吧。”就是想揍我一顿啊。
——
之后。Blake坐在病床前给Blut削苹果。
Blake平时虽然好说话,打起架来就什么都不顾了。幸好下手不重,Blut只受了轻伤,但右手骨折,玩手机不太方便。
Blut面无表情地一只手戳屏幕,Blake把削好的苹果放到他眼前。Blake手艺委实不怎么样,削的比留的多。Blut全方位地嘲讽了一番这个苹果,并表示吃苹果会影响他打游戏。
但在Blake把苹果切块用牙签喂给他时欣然接受了投喂。

—END—
ps:半夜打字可能有错别字什么的……还有,因为住校,没法及时回复留言,不好意思哈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

评论(1)

热度(3)